欢迎来到 - 凤凰联盟【首页】 !    

鱼吞鸟和鸟衔鱼:再现两族斗争史?

时间:2019-04-23 23:16 点击:
有学者把史前时期的考古学文化遗存同古史传说相联系,他们认为半坡文化是炎帝部族创造的文化,庙底沟文化是黄帝部族创造的文化。如是,那么武功游凤细颈瓶上的大鱼吞鸟图和北

  有学者把史前时期的考古学文化遗存同古史传说相联系,他们认为半坡文化是炎帝部族创造的文化,庙底沟文化是黄帝部族创造的文化。如是,那么武功游凤细颈瓶上的大鱼吞鸟图和北首岭水鸟衔鱼图则真实地再现了黄帝部族与炎帝部族长期争斗导致融合的史实。《大戴礼记·五帝德》载:“黄帝少典之子也,曰轩辕,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豹虎以与赤帝(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而得行其志。” 钱穆认为,阪泉之战的发生地在今晋南的解县盐池附近。晋南恰是庙底沟文化的老家,半坡文化在这里也有著名的东庄类型遗存。鱼纹与鸟纹同器真实地再现了以鱼为图

  1977年考入吉林大学考古专业。先后在甘肃省博物馆、吉林大学考古学系、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工作。现为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南中国海考古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考古学会理事。

  半坡文化最富特征的彩陶图案是鱼纹,庙底沟文化最富特征的彩陶图案是鸟纹。鱼纹图案或鸟纹图案一般是单独绘制在半坡文化或庙底沟文化的器物上,但是近些年却陆续发现一些鱼纹和鸟纹共绘在同一件器物上的彩陶器。

  陕西武功游凤彩陶细颈瓶,细颈瓶凸鼓的上腹部用黑彩绘出鱼鸟图案,鱼为图案化的鱼纹,头部夸张,鱼口大张,吞噬小鸟;小鸟仅绘出头部,落入鱼口的交错利齿中。整个画面竭力渲染鱼的雄健有力和鸟的渺小可怜;而陕西宝鸡北首岭彩陶细颈瓶,瓶口顶部绘四道黑彩,凸鼓的上腹部用黑彩绘出鸟鱼图案。鸟为长喙的水鸟,振翅躬身,啄衔鱼尾;鱼为方头鲶鱼,弯身回头,怒向水鸟。整个画面努力表现水鸟与鲶鱼激烈争斗的场景。

  一些学者认为,“在原始社会,任何一种艺术形式的存在都不是纯艺术的目的,而是受当时的生产方式以及由此形成的审美观念的制约,在生产力水平很低的新石器时代,只有有利于人们生存,能够加强氏族的集体感和维护共同利益的行为才被认为是美的。”他们进而认为,绘制在陶器上的动植物图案是彩陶主人所属氏族或部落的图腾徽记,尤其动物图案更应是图腾。作为半坡遗址的发掘主持者和报告编写者石兴邦先生就有这样的认识:“如果彩绘花纹确是氏族的图腾标志……仰韶文化的半坡类型与庙底沟类型分别属于以鱼和鸟为图腾的不同部落氏族。”

  半坡文化和庙底沟文化是公元前四千纪史前中国仰韶时代最为重要的两支考古学文化,半坡文化主要分布在陕西的渭河流域,庙底沟文化分布范围则要广阔得多,它是以在陕晋豫三省临近地区为中心,南及长江,北抵河套,东滨渤海,西达河湟。在20世纪相当长的时期内,多数考古学者都相信半坡文化早于庙底沟文化,庙底沟文化是由半坡文化演变而来的。随着半坡和庙底沟两文化的遗存不断共出在同一考古单位内的现象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学者相信它们是年代相同、地域相邻的两只不同谱系的考古学文化,这一认识从鱼纹和鸟纹共同绘制在同一件器物上的现象,可以得到很好的理解。

  细颈瓶是半坡文化最富特征的典型器物,宝鸡北首岭细颈瓶上的水鸟鲶鱼争斗图,表现的是以鱼为图腾的半坡部族与进犯至渭河腹地的以鸟为图腾的庙底沟部族的势均力敌的战争;游凤细颈瓶上的大鱼吞鸟图,凤凰联盟表现的则是以鱼为图腾的半坡部族对前来进犯的以鸟为图腾的庙底沟部族的胜利。

  有学者把史前时期的考古学文化遗存同古史传说相联系,他们认为半坡文化是炎帝部族创造的文化,庙底沟文化是黄帝部族创造的文化。如是,那么武功游凤细颈瓶上的大鱼吞鸟图和北首岭水鸟衔鱼图则真实地再现了黄帝部族与炎帝部族长期争斗导致融合的史实。《大戴礼记·五帝德》载:“黄帝少典之子也,曰轩辕,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豹虎以与赤帝(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而得行其志。” 钱穆认为,阪泉之战的发生地在今晋南的解县盐池附近。晋南恰是庙底沟文化的老家,半坡文化在这里也有著名的东庄类型遗存。鱼纹与鸟纹同器真实地再现了以鱼为图腾的炎帝部族与以鸟为图腾的黄帝部族,因争夺重要的生活必需品——盐资源,而发生的惨烈的阪泉之战。

  也有学者不认可鱼和鸟为半坡文化与庙底沟文化的图腾的认识,他们认为,在世界各地民族志材料中,从未有将敌方或姻亲氏族的图腾与本氏族图腾复合绘于同一器物之上的先例。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mood.ht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